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澳洲中国留学生8成做代购 行业总值达数亿美元

2017-05-05 21:13:26      点击:

      自称为代购的学生对中国口味高度重视,迅速行动,有时有些商品会在澳洲出现需求高峰。但他们的成功也受到了审查,中澳两国官员正在考察是否缴纳所需税款并遵守其他规定。

      澳洲墨尔本——张媛(音)的生意从帮助亲戚开始:一位姨妈想要婴儿配方奶粉,一个表妹在找乌格(Ugg)靴。张媛是一名在澳洲上大学的留学生,每块钱对她来说都很重要,所以她把帮人买的东西寄回中国,并收了一点儿佣金。

      但后来,一传十、十传百,她的生意越做越大。她会在课余时间去购买本周流行的各种东西:维生素、名牌首饰、一种名为“袋鼠精华”(Kangaroo Essence)的假药,号称能治疗勃起功能障碍。她毕业之后没找到能赚更多钱的工作,于是就留在了墨尔本,继续在繁荣的灰色市场上从事向中国消费者出售澳洲商品的业务。

      她的小公司现在雇有两名专门的购物者、两名包装工和两名客服人员,在墨尔本和她位于中国东部的老家杭州设有办事处。她通过网络得到订单,主要销售给健康意识强的富裕女性,她说,她每年挣的钱超过30万美元。

澳大利亚签证

      “中国人对外国东西一直盲目崇拜,”25岁的张媛说,“所以,与其说购买昂贵的、但可能不安全的中国造的产品,为什么不买更便宜的高质量澳洲产品呢?”

       在全世界都依赖中国产品的时候,澳洲商品却成了中国的热门货,为了满足这个需求,成千上万在澳洲的中国留学生或毕业不久的中国年轻人已经建立了一个作坊式的服务产业。

      这个繁荣的贸易受到中国人对国内假冒商品和产品安全的担忧的推动,也反映了中国与澳达利亚之间越来越多的经济相互依赖关系,以及与这种日益密切的关系相关的挑战,澳洲是一个只有2400万人口的富裕国家,而中国是正在崛起的、有13亿多人口的区域大国。中国目前是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去年在澳洲的投资创下了历史新高。

      这些充当采购代理的学生自称“代购”,他们对中国人的嗜好高度敏感,并且行动迅速,有时能在澳洲市场上制造需求高峰,在店主还没有搞明白之前,把商店裡的某个产品全部扫空。据一些分析师估计,去年,代购者向中国出口了总值高达6亿美元的澳洲产品。

      但是,他们的成功也引起了更多的注意,中澳两国官员正在调查他们是否缴纳了需交的税,是否遵守其他规定。

      代购业务从许多方面来看,是中国人对澳洲另一种产品的巨大兴趣的副产品:国际教育被认为是澳洲最大的出口产品之一,价值高达每年150亿美元。澳洲的45万外国学生中有近三分之一来自中国,这个数字仍在增长。

      蔡彼得(Peter Cai)是位于悉尼的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研究员,他说,这些学生已成为一种帮助澳洲产品打入中国的强大力量。“仅仅通过代购本人的个人关系网,他们就已经为澳洲的中小企业开创了一个新型市场。”

新西兰签证

      他补充说:“我认为,我们几乎正在进入一个(需要对中国市场有更多了解的)中澳经济关系新阶段”,而留学生们提供了这种了解。

      中国的采购代理首先出现在欧洲,他们为中国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购买手袋等奢侈品,把其运回中国。但近年来,随著澳洲的中国留学生人数的增长,以及中国消费者对食品和产品安全的担忧越来越大,代购业务开始转向澳洲。

      比如,2008年,受有毒化学物质三聚氰胺污染的中国奶制品导致六名婴儿死亡、30多万名儿童患病之后,人们对婴儿配方奶粉的担忧剧增。作为对这种担忧的回应,许多中国人转为使用进口奶粉,但分销商或零售商用中国配方对进口奶粉掺假的消息,促使消费者直接向海外寻找供应。

     “曾有大量的婴儿配方奶粉,900克灌装,被人从超市货架上买走,放入邮袋,通过学生寄往中国,”澳洲乳业公司(Dairy Australia)的高级分析师约翰·蒂洛普特(John Droppert)说。“整运货板的奶粉一下子就卖光了,因为人们在把奶粉邮寄回中国。”

      澳洲的中国留学生说,他们每10人中就有8人参与了代购业务。有些人只是通过偶尔的销售把生活费挣出来。还有些人已经把代购做成了颇大的出口业务。他们将产品邮寄给中国的客户,或将其运到香港,通过那裡的商人把东西带过边境,以避免大陆的关税。

     “为别人购物就像为自己买东西一样,给我带来同样的乐趣,”18岁的邵宇绮(音)说,她是在墨尔本主修商务的学生,自称是“我所在大学的最佳代购”。她代购的名牌物品包括潘多拉(Pandora)首饰、迈克尔·科斯(Michael Kors)配饰,以及艾索布(Aesop)润肤乳等,她说,她的主要挑战是说服客户产品不是假的。

      “有时,我需要拍一段影片放到微信上播放,以此来显示我在澳洲,”她说,微信指的是在中国占主导地位的即时通讯应用,留学生们也用微信来处理付款。

      代购业务近年来发展的如此之快,以至于澳洲公司现在举办与中国留学生见面的活动,向他们展示自己的产品。许多公司也与中国零售商合作,但它们很慎重,不避开澳洲的代购,因为公司渴望得到这些人的认同和他们的个人关系网。

     塔斯马尼亚的奶制品巨头范迪门土地公司(Van Diemen’s Land Company)开始每周向中国运送数千升的鲜奶,公司已在2月份表示,为了促销产品,它打算与“最重要的代购渠道”密切合作。

      在大药房连锁店Chemist Warehouse的货架之间的走道上,也经常能看到中国留学生,他们手持智能手机,按照购物清单买东西,把携带的箱子装得满满的,其中有诸如澳洲天然保健品公司Blackmores销售的浓缩蔓越莓提取物等产品,公司宣称该产品能促进尿道健康。

     Chemist Warehouse的首席运营官马里奥·塔斯科内(Mario Tascone)说,代购喜欢去这家连锁店,因为它们提供有竞争力的价格,并能满足大订单。该连锁店也在中国电子商务平台天猫上直接销售,但很多客户喜欢通过留学生代买。

上海签证公司

     “他们更信任代购,”18岁的斯卡雷特·梁(Scarlett Liang)说,她在墨尔本三一学院读会计和经济学专业,“需要说服他们产品的真实性。”

较大的代购企业经常从Blackmores等制造商那裡以折扣价批量购买产品,然后加成转卖给较小的学生经营者。

     在澳洲主要城市,已经有了一些专门向中国发货的快递公司。长江国际速递(Chang Jiang International Express)自称是“澳洲直达中国的列车”,其运营经理王露(音)介绍,该公司每月向中国大陆发送约400吨商品。

      最近,顾客对新鲜水果的需求较大。墨尔本大学20岁的政治学学生安吉尔·聂(Angel Nie)说:“每年到了樱桃季节,中国人就会找你买更多的澳洲樱桃。樱桃价格很贵,但是中国人说,我只想要新鲜的、维生素充足的樱桃。”

     但聂女士表示,去年因为没有缴纳税款,没有获得任何执照,担心这“有点像走私”,她已经放弃了这门生意。

      由于大部分付款是通过微信和其他中国平台完成的,所以澳洲当局需要学生自己申报收入。一些代购也通过避开中国的进口关税来降低价格。

      澳洲会计师公会(CPA Australia)的政策主管保罗·德拉姆(Paul Drum)表示:“有相当多的代购已经发展成为颇具规模的生意,而且可能还有很多代购在私下进行。

      去年,农业部表示在对一些不符合出口要求却涉嫌将婴儿配方奶粉运往中国的个人进行调查。该部发言人说,出口少量婴儿配方奶粉是合法的,但是要出货10公斤以上,就必须是拥有健康证明的注册出口公司才行,并且需要符合中国的进口规定。

      拥有澳洲大学签证的学生也可以每两周工作40小时。但雷德利希律师事务所(Holding Redlich)的合伙人雷切尔•德鲁(Rachel Drew)表示,超过规定时间的非正式出口业务可能会违反签证条款。

     但张女士表示,相信随着监管机构的跟进,澳洲公司建立起直接向中国客户销售产品的新渠道,这个市场将继续扩大。

     “每个人都有家人和朋友,因此有自己的客户。”她说,“这就是为什么有这么多代购的原因。”